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报海钩沉

《中国财贸报》,当今《经济日报》之前躯

2019-12-02 13:30:53 来源:中国建材报

  张颂甲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国家遭受了灾难,一时经济凋零,民生困苦,百废待兴。

  1977年年底,为振兴经济作准备,中央决定召开全国财贸大会。为开好大会,宣传应当先行。李先念副总理和姚依林同志(时任国务院财贸小组组长)首先想起了《大公报》和他们的旧部。

姚依林同志(国务院财办主任、副总理、中央政治局常委)是《中国财贸报》的主要领导人.jpg

图为姚依林同志

  但此时《大公报》已不复存在,办公大楼交付北京市邮局使用,报厂印刷机器等移送给兄弟新闻单位,大公报人经集训后已群星散失,分别被安插在北京市工厂、农村、机关、学校等单位。散去易,集中难啊!

  根据李先念副总理指示,姚依林同志首先从北京市统计局调回时任副局长的原《大公报》总编辑常芝青,又从北京市第一机床厂调回时任副厂长的原《大公报》副总编辑李光诒,再从北京市百货公司调回时任副经理的原《大公报》经理王柱国。四人先开个小会,经过讨论决定先办一张四开小报《财贸战线》报,请常芝青负责筹办,尽快试刊出版。会议结束时,依林同志风趣地说:“老常,你过去是大报总编,现在请你来办小报,真有些委屈你了!”常芝青笑笑说:“这倒无关紧要。十多年没事干,现在又能办报了,当然很高兴。由小报到大报,逐步发展嘛。”

  会后,常芝青邀集了李光诒,并从《北京日报》社调回张颂甲、胡理棠,从北京市化工机械厂调回高永毅,从北京市玻璃研究所调回方诚浩,从北京市知青办调回毛铭三,从北京市统计局调回庄怡,共7人,于1978年2月底集中,共商出报事宜。

  经过1个多月的紧张筹备,定名为《财贸战线》的四开小报于当年3月28日试刊,3个月共试刊13次,为全国财贸大会的召开,进行了卓有成效的舆论准备工作。1978年7月4日,在大会召开之日,《财贸战线》报创刊,一时成为代表们争相阅读的报纸,并亲切地称她为“我们自己的报纸”。当天的《人民日报》在一版刊登了新华社的详细报道。

  《财贸战线》报是在极为艰苦的条件下创办的。办公用房最初是租用北京东城区东单北大街北方旅馆四间客房;桌椅不够用,就趴在床上写稿、编稿;没有交通工具,就步行或骑自行车;吃饭要到附近的东安市场食堂搭伙;排版印报要到体育报印刷厂代排代印;校对和版面编辑没有办公室,只能站在排字房拼版案子前校对和看大样。为数很少的工作人员,为了创业,默默无闻地努力工作。

  报纸创刊不久,人手感到捉襟见肘。于是,再大量召回大公报人:从宣武区街道召回原总编室主任刘树烈,从北京农口召回原记者部副主任王浩天,还从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召回胡连璞,从平谷县南都乐河乡召回董松泉,从北京市电车公司召回杨零沧,从昌平县马池口乡召回史济舟……这些同志得知能回到“母报”来工作,莫不欢欣鼓舞,不计名分,不计薪酬,回到报社就积极投身于工作之中。

  报纸创刊以来,报社未正式定编,人员未正式任命。原牵头负责人常芝青因年迈且哮喘病加剧,基本上不再主持工作,全面工作由李光诒主持。报社党员经过选举成立了党支部,李光诒为书记,我为组织委员,胡理棠为宣教委员,于是形成了党支部领导一切的局面。这种情况延续了许久。

  《财贸战线》报一创刊,发行数就达47万份。由于受到广大财贸干部、职工的欢迎,发行量猛增,到1978年年底,期发数高达80万份。当时新闻纸紧缺,国家出版局不能增拨,财贸小组就找轻工业部商量,把纸厂超产的部分拨给《财贸战线》报,为1979年扩大发行和改出对开大报提供了物质保证。为了救急,当时我还利用任《大公报》东北记者站站长时期与东北三省领导同志熟悉的关系,分头到三省请求支援,顺利地得到每省一车皮卷筒纸供应,解了燃眉之急。时任黑龙江省委第一书记杨易辰(后任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还亲切地接见了我。

  1979年酝酿更改《财贸战线》报名,大家一致认为应当恢复《大公报》。以编辑詹若文为牵头人,联署24名编辑记者,上书党中央,请求恢复《大公报》。彭真同志的秘书曾打电话来询问详情。当年,《大公报》迁京出版时,曾举行酒会,时任北京市委书记、市长的彭真曾亲临报社祝贺。他表示欢迎恢复《大公报》。李先念副总理更是积极表态:“恢复《大公报》,登广告。”(其时各报都不允许登广告)一时之内,《大公报》几乎呼之欲出。

  恰在此时,姚依林同志前来介绍了毛泽东主席的一个传言:在旧中国有种说法,即《大公报》对蒋家王朝是“小骂大帮忙”。后经查证,这话是毛主席和新华社社长、《人民日报》总编吴冷西说的,流传较广,影响了《大公报》的声誉。据此,依林同志建议,不必恢复《大公报》了,新报名就改成《中国财贸报》吧!大公报人此时只有默默认可,大家互相鼓励,虽然恢复《大公报》的初心未能实现,但要牢记办好报纸的使命,像办当年《大公报》一样,把《中国财贸报》办好,才是正理。

  1981年1月,《财贸战线》更名《中国财贸报》出版发行,改出对开大报,由周二刊改为周三刊,人员不断增加,北方旅馆租用的几间房子实在不够用了。此时,国务院财贸小组由西黄城根九号院迁入中南海,经与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磋商,报社迁入财贸小组原来的办公用房,这才有了固定的办公场所。

res04_attpic_brief.jpg

图为《中国财贸报》

  1982年,国务院各委办进行机构改革,财贸小组并入新组建的大经委,《中国财贸报》的隶属关系也随之变更。1982年3月10日,经国务院副总理万里、姚依林批准,《中国财贸报》为国务院总局级事业单位,归国家经委领导,在宣传工作上,受中央宣传部领导。与此同时,中组部发文任命了报社的正副社长和正副总编。

  《中国财贸报》历时四年半,共出版573期。她在解放思想、拨乱反正、动员广大财贸职工肩负起搞好商品流通和货币流通的重任、促进国民经济发展、加快实现四化的新长征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报社划归国家经委领导不久,以国务委员张劲夫为主任的国家经委为加强对经济工作的宣传,于1982年7月14日以经发〔1982〕62号文件向中央宣传部提出《关于〈中国财贸报〉改名为〈经济日报〉有关问题的报告》:“《中国财贸报》归国家经委领导以后,我们考虑,为适应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需要,拟将该报从1983年1月1日起改名为《经济日报》,扩大宣传内容。《经济日报》将是一张以经济宣传为主要内容的全国性报纸,每周暂出六期。读者对象主要是全国经济战线各个部门的广大干部职工。这张报纸的主要任务是:宣传党和国家在经济工作方面的方针、政策;报道经济建设中的新形势、新成就、新经验、新问题;介绍经济战线上的先进典型;探讨经济理论、传播经济知识;向经济战线上的广大干部职工进行共产主义思想教育;反映群众的建议和呼声,推动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建设;对于国内外重大政治时事新闻,适当进行宣传。希望中宣部今后对该报的宣传工作,同中央直属的报纸一样,加强领导,及时给予指示。”

  中宣部于7月30日召开部务会,由邓力群部长主持讨论筹办《经济日报》问题。经过讨论,完全赞成。

  为创办一张新报,原《中国财贸报》的全班人马随即进行了紧张的准备工作,从人力、物力、财力各方面做好安排。当年年底,中央调《人民日报》副总编安岗前来任总编辑。由《中国财贸报》转出来的人员包括副总编和全体编辑、记者及行政人员、印厂工人等全部转入《经济日报》继续工作。《中国财贸报》按计划遂于1982年12月31日终刊。第二天,1983年元旦,《经济日报》创刊。头天我是《中国财贸报》的副总编,转天我成为《经济日报》的副总编。

  随着岁月的消失,《经济日报》创刊转眼已36年了。我有幸成为两报交替时现存唯一的见证人,同时又是《经济日报》创刊时仅存的唯一领导人。

  《经济日报》之所以很顺利地诞生,是因为它是在《中国财贸报》多年成功宣传的基础上创办的。而《中国财贸报》又是在《财贸战线》报基础上办起来的。细心的读者可以发现,各报都只有一个发行序号,而《经济日报》报头上有两个序号:序号是《经济日报》的发行号,而总序号是从《中国财贸报》创刊号开始,由《经济日报》延续至今。以2019年11月24日的《经济日报》为例,当天发行号是“第13278期(总13851期)”,括弧内的数就包含了《中国财贸报》的发行号。两张财贸报是原大公报人创办的。由此可证,今天的《经济日报》和《大公报》有着割不开、剪不断的渊源。

  《经济日报》一问世,就被定位为以报道经济新闻为主的综合性中央级报纸,是党中央、国务院指导全国经济工作的重要舆论阵地。1984年,邓小平同志为报纸题写了报头。

  从《财贸战线》报到《中国财贸报》再顺延到《经济日报》,它好似是一部“电视连续剧”,说《经济日报》的前躯是《中国财贸报》,它当之无愧。(原文刊于2019年11月30日《中国建材报》一版)

  责编:张文斋 审核:王怡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