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碱期货上市对玻璃企业意味什么

——访河北正大玻璃有限公司总经理庞溥军

2019-12-03 14:23:49

  ■本报记者 张娇娇

  在各方的期待中,证监会于11月8日例行新闻发布会透露,已正式批准纯碱期货12月6日在郑州商品交易所(以下简称郑商所)上市交易。

  “我们一直迫切期待纯碱期货上市。”在得知这一消息后,河北正大玻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大公司)总经理庞溥军告诉记者,“纯碱上市对我们来说既是机遇又是挑战。”

  据了解,作为玻璃的重要生产原料,纯碱期货上市可以进一步完善相关产业链期货品种体系,提高期货市场服务建材产业的广度和深度。作为郑商所2014年批准的玻璃交割厂库之一,在过去几年中,正大公司见证了玻璃期货上市,参与了玻璃期货市场的成长,深刻体会到期货服务实体企业的作用。那么,纯碱期货的上市将为玻璃企业带来什么机遇和挑战呢?

  从玻璃期货服务实体企业中尝到了甜头

  正大公司是一家以浮法玻璃生产为主,集玻璃深加工、物流商贸为一体的综合性企业。公司目前拥有浮法生产线3条,年产能有1000万重量箱优质平板玻璃,300万平方米Low-E节能玻璃,总资产15亿元,年销售总额16亿元。业务涵盖浮法玻璃生产、玻璃深加工、玻璃物流、玻璃贸易、综合服务等。在过去几年中,通过玻璃期货交易,正大公司积累了丰富的期现结合模式,在做好服务者的过程中,也收到了广泛好评。

  据介绍,玻璃价格经历了2016年、2017年连续两年的上涨,价格处于高位,厂家库存处于高位,下游客户对高价货的接受能力下降。在宏观预期变差的背景下,期货价格贴水于现货,对习惯于利用期现基差卖出套保的玻璃企业来说是一大挑战。在这种市场情况下,正大公司调整经营思路,采取了两种模式,一是做虚拟库存的操作思路;二是把厂库作为一种仓库来运作,服务于愿意做仓单业务的贸易商和投资者。“这样我们期货部在企业套保的传统模式基础上,向市场服务商模式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庞溥军告诉记者。

  目前,正大公司已经拥有相对完整的期现交易体系,玻璃仓单量也由2015年220吨提升到2016年的9000吨,进而到2017年上半年增长至4万吨,2018年服务于企业库存管理6万吨,帮贸易商制作仓单2000吨,充分利用期货服务于实体经济功能。

  “经过多年的学习,我们由当初的期货‘小白’,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一些模式,交易理念及模式也走向成熟。”庞溥军表示,正大公司在利用期货这一工具方面获得了深刻的体会,他将这些收获总结为三个方面。

  一是经营理念上的改变。庞溥军介绍说:“正大公司以前只关注沙河当地的情况及现货的处理,很少关注外围市场及对远期的操作。在参与了期货之后,公司关注的信息更多了,考虑问题的角度也更全面了。我们也由过去单一传统的现货销售,增加了虚拟库存管理、远期锁定利润等多种经营模式。”

  二是拓宽了视野,扩大了与资本市场合作的机会。“目前我们自有的深加工工业园已经与两家玻璃贸易商厂库有厂库租赁合作,且众多期现类的投资公司也积极与我们沟通寻求合作模式。这些都是我们积极参与期货市场后带来的一些新的合作。”庞溥军告诉记者。

  三是增强了企业风险控制能力及提升了企业的盈利能力。庞溥军介绍,今年10月份,正大公司需要冷修三线,但是现货价格高,利润又好,企业低库存,冷修即损失。届时玻璃现货价格为1550元~1560元,而期货01合约价格1440元~1450元。10月8日正大公司在期货上买入三线一个月的产量21000吨共1050手,后期期货价格上涨,平仓了结获利将近150万元,弥补了冷修造成的部分损失。“实际上我们就是利用期货作为一条虚拟的生产线来运作。”庞溥军总结道,“期货这条随时可以关停的生产线,行情不好时不做,行情好时,来提升公司的盈利,方便快捷还环保。”

  新工具新机遇新挑战

  正是因为在利用玻璃期货工具服务实体企业的过程中,正大公司深刻体会到期货服务实体企业的作用,所以在准备纯碱期货上市的过程中,正大公司也充满了期待。

  据了解,纯碱作为玻璃成本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玻璃成本变动的主要因素,其价格波动直接影响到玻璃企业的利润。从生产工艺上,一旦纯碱短缺,生产将不能正常进行,炉窑就得冷修,冷修费用高达四五千万元。在纯碱期货未上市之前,玻璃企业经常囤积大量的纯碱,不仅占了大量的库容,还占用资金,挤压企业的现金流,有时候甚至影响企业正常运转。因此,几年前就有玻璃企业建议加快纯碱等玻璃产业链品种的研发。

  “我们也是极力呼吁交易所上市纯碱期货的众多厂家之一。”庞溥军告诉记者,纯碱期货上市使得原料与成品间风险管控变成了可能,可以更好地服务实体产业、完善产业链。

  对即将上市的纯碱期货,庞溥军充满了期待。

  “纯碱期货上市后,我们就可以在期货上做一部分虚拟库存,即使价格出现暴涨,我们可以避免因纯碱价格上涨带来的成本上升。”庞溥军告诉记者,“当然,即使下跌也无所谓,毕竟纯碱没有上市时,我们也要做纯碱库存,在期货上做虚拟库存,占用的资金还少,还不用担心有质量问题,还是比实物库存更合适。”

  在庞溥军看来,因为论证工作很充分,纯碱期货合约的设计非常合理。目前纯碱企业向玻璃厂提供的产品均可进行期货交割,既满足玻璃企业生产需要的标准,又没有给纯碱生产企业增加额外的生产流程,完全符合现货生产特点。盘面定价采用送到价,避免了因不同区域不同的出厂价给接货者造成的困扰,方便接货者计算成本。交割基准地选择河北沙河地区和湖北两个玻璃产能相对集中的地区,仓库在销区,采用通用仓单,明确了送货区域,交货者也可以结合自身的出厂价加上运费算出自己的卖价,这使得交割没有障碍,又提供足够的交割量。

  “之前只有我们玻璃生产企业关注纯碱,未来资本市场也会关注到纯碱,我们能否抓住机会,将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庞溥军告诉记者,未来正大公司准备把纯碱采购部门与期货部门结合起来,结合采购部门的需求,期货部门出策略。初步设想是把纯碱的库存分两部分,一部分维持正常生产的常备库存,把后备库存放到期货盘面上作为虚拟库存储存。“我们更希望的是纯碱期货各合约能连续活跃,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我们每个月份都能在期货盘面上做库存管理。”庞溥军表示。

  责编:张文斋 审核:王怡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