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在瑞典的日子



宋志平管理工程博士,现任中国建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

  从莫斯科飞到斯德哥尔摩,我们乘坐的是瑞典航空公司的飞机,空姐都是中年人,个子高高的。到了斯德哥尔摩,先去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瑞典大使馆经济商务参赞处拜访。参赞告诉大家说话声音要小一些,因为中国团来得多,周围的住户都有意见,把我们商务参赞处叫作嘈杂的农村。在斯德哥尔摩市中心我第一次见到超市,觉得很新奇,货架上的商品很丰富,关键是可以自由选择,那时北京的副食品还是凭票供应呢。


  在斯德哥尔摩只待了两天就飞到哥德堡,这是我们实习的目的地。哥德堡是欧洲一座著名的工业城市,城市规模不大,很古老,也很美。哥德堡是一个港口城市,我们经常去看海。哥德堡的阳光很珍贵,一到出太阳的日子就会在小山坡上见到一些青年男女晒日光浴。哥德堡的教堂很多,到了星期日,常常是教堂钟声响起,天上细雨蒙蒙,让人觉得十分惬意。


  我们的设备供应商是瑞典容格公司,工厂位于哥德堡市郊。我们住在容格公司在市区的一套公寓里,十几个人倒也住得宽敞,几个会做饭的轮流做饭,我不会做饭就负责去超市买菜。那时,国家外汇紧张,我们都要节约开支,团里的经费也节约了一大半。当然这也是有代价的,我们的副团长——南京玻纤院的设总王文义嘴角上长了疱疹。在我的提议下,经团长批准,饮食中每人每天增加一个橘子,王总嘴上的疱疹很快就好了。


  那时候出国,每人每天有一美元的零花钱,我们培训团在国外共待了2个月,每人就有60美元的零花钱。这笔钱由团里统一保管,希望给大家买个像样儿的东西,但这些钱其实也买不起什么。听说当地有一家生产录音机的公司倒闭了,团里就用这些钱给每位团员买了一台录音机。我记得那台录音机一听就卡带,不过那是我当时唯一的一件奢侈品,还是挺喜欢的。我的第一盘录音带是从领事馆的一位年轻干部那里转录的周璇20世纪30年代的老歌。

  容格公司的工厂面积不大,只有2000多平方米,工厂只生产两种产品——冲天炉和四辊离心机,算它的核心技术。其他设备都是在全欧洲采购,大多是通过德国公司配套的。这让我第一次知道国外厂家的外包配套模式,当时的中国国内很害怕国外的“皮包公司”。但事实上,外包业务是国外企业的普遍做法。

  在哥德堡,我们还参观了沃尔沃建筑设备(VolvoBM)公司,这是一个生产工程车辆的企业。我们在公司办公楼看到开放式办公室,每个办公桌上都有一台大电脑,公司的立体备件库全部都是靠计算机进行操作,这让我们目瞪口呆。我们还体验了开大铲车的感觉。最令我惊讶的是,公司负责销售的年轻人的名片上印着硕士学位的字样,这让我改变了对销售人员的一些固有看法,也为我后来从事销售工作埋下伏笔。

  还有一个小花絮,我们去瑞典另一座城市参观岩棉厂时,想少租几间房节省一些开支,我们提出三人住一间房,饭店老板觉得很奇怪,因为房间都是那种供居家旅游的,几个男士怎么合住呢。但我们解释说晚上要开会,合住方便些。我和两位同事合住一个房间,我和李谊民睡一张大床,另一位叫李云山的同事则睡在沙发上。没想到,结账时饭店是按人收费,不按房间收费,这让我们很懊恼。那时候,就是处处想着为国家节约些外汇,对外边的情况也不是十分了解,才闹出这样的笑话。

(责编:丁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