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专栏

新官上任三把火,我做企业的故事——宋志平《笃行致远》选载9


宋志平管理工程博士,现任中国建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

  1992年,工厂的情况变得更加艰难,资金紧张、原料紧张、运输紧张等诸多难题,加之当时国有企业机制不灵活带来的各种管理问题,企业有点儿走不动了。1993年年初,中新集团阎盛慈总经理把我叫到集团,明确由我出任厂长,王厂长做总工程师。我当时表达了一些思想顾虑,阎总鼓励我要有信心,让我回去等王厂长和我谈。后来我才知道,王厂长也推荐我出任厂长一职。

  在那次宣布领导班子的干部大会上,王厂长的讲话很动情,他说自己就要告别这个讲台了,感谢大家6年来对他工作的支持,也讲了对企业未来的希望,用了好几个“如果……就会……”的排比句,表达了方方面面都应为工厂发展创造条件的希望。他那天的讲话既悲壮又感伤,他的情绪影响了我,我那天的讲话也比较低调。但我最后坚定地说,我们的工厂只有13年历史,就像初升的太阳,还是一个小小少年,我们一定会展现出勃勃生机。其实在会前,祝聚采等一些资深的干部都勉励我说,大家一起努力一定会带来一次工厂的“中兴”。但我不理解什么是中兴,是中等的业绩还是阶段性的兴盛,我后来也不曾问过他们。


  我是1993年1月16日上任的,没过几天春节就到了。那些年,每到春节我们一家人就会回石家庄和父母一起过节,家人在一起总是欢声笑语、其乐融融。但那年春节却是一个例外,因为我整个春节6天假期都很少说话,让一家人都高兴不起来。对我而言,新的一年有太多的未知。我的母亲十分善解人意,她也最疼爱我,看我这样就劝我不当厂长了。我跟母亲说,还有好几千职工呢。

  后来,也有领导对我说,当时工厂困难,找个厂长不容易,上边没人愿意下去,下面选又担心做不好。之所以选择我,是因为大家有一个共识,就是小宋是一个热情乐观的年轻人,当厂长不会给中新集团添麻烦。这个判断真的对了,那些日子我每天凌晨4点就醒了,一门心思想工厂的事。做厂长的10年里,我没有一次跑到上级那儿找麻烦。当时也有人提出,小宋一年到头在外出差,他当了厂长待不住怎么办?回答是,反正他当厂长了,让他自己去把握吧。实际上,我当厂长的第一年没出过一次差,就死死盯在厂里。

(责编:丁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