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盛开在江南烟雨里的油纸伞

  在我的印象里,江南的油纸伞总是跟爱情相关的。若不是因为一把油纸伞,那个千年不老,那个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还会不会发生呢?

  驿外断桥边,千里长堤旁,绿柳丝绦,杏花烟雨。江南美,烟柳雨朦,像一滴水墨在宣纸上洇染开来,穿长衫的书生许仙,在断桥被一场及时雨打湿了,美丽温婉的白姑娘恰好出现,借给他一把油纸伞,于是,借伞还伞,往来反复,书生和姑娘之间演绎出一段让人为之断肠的爱情故事。

  油纸伞,和江南的绵绵细雨密不可分,长街曲巷,黛瓦粉墙,青青的石板路上盛开着一朵朵美丽的伞花,伞花下或一个人踽踽独行或两个人并肩漫步,雨滴顺着伞檐滴滴答答,淌成诗行。

  那年去江南,在一家工艺品店里偶然与油纸伞相遇,心中除了惊喜还有惊艳的感觉。

  惊喜,是因为诗人戴望舒的笔下曾经那么温婉地描绘过油纸伞,为我们描绘过那样一个温馨的场景: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这样的场景激起了年少的我,对油纸伞和油纸伞下的故事全部的遐想。

  除了惊喜,再有就是惊艳,因为那些油纸伞美轮美奂,精美绝伦,瘦竹为伞骨,油纸为伞面,伞面上描绘了各种花卉和图案,颜色更是让人欢喜,忧郁的湖蓝,淡雅的浅粉,娇羞的嫩黄,梦幻的绛紫,翠嫩的浅绿……

  那些让人惊艳的油纸伞,其实是被当成工艺品出售的,生活中好像已经很少有人用这样的油纸伞遮风挡雨了。我买了一把湖蓝色的油纸伞,站在江南的街头,不知怎么就莫名地想起了穿合服的日本女人,撑着这样的油纸伞,迈着小碎步,一副温婉恭谦的模样。

  在高楼林立的街上,偶然在犄角旮旯发现了一家古意十足的茶馆,开茶馆的老板娘是个年轻的女子,穿旗袍,窈窕,美丽。她热心肠地给我们讲述了他的外公和他的外婆一段美丽的爱情故事。

  她的外婆年轻的时候是个美人儿,上学放学总会撑着一把油纸伞走在街上,雨天遮雨,晴天遮阳,窈窕的身影,美丽的笑靥让街上许多年轻的后生为之倾倒,可是后来谁都没想到,她的外婆却选了一个最穷的男人,因为那个男人会做油纸伞,手艺精湛,技术一流。

  两个人就那样牵了手,做伞卖伞,这一牵手就是一辈子,这一牵手就是一生,偶然邂逅,从此再没有分开过。

  江南细雨,缠绵多情,淅淅沥沥,仿佛是离人的眼泪。油纸伞下或穿长衫的儒雅男人,或穿旗袍的幽静女子,诗意,美丽,走出一段历史,行出一段风韵。

  很难想象,在北方的雨天里,撑着这样一把油纸伞走在街上。北方的风很硬,能把人刮跑了;北方的雨点很大,能把树叶打掉了。不懂温柔,亦不解风情,风狂雨骤,那样纤瘦美丽的油纸伞,怎生经得起?

  那些美丽的油纸伞,只能盛开在江南的烟雨里。

  那天,没有下雨,太阳很大,汗倒是岑岑而下,我一个人走在江南的街上,撑起那把湖蓝色的油纸伞,瞬间遮出一片小小的阴凉。时光纷纷,仿佛倒流,回溯而上,穿越回那个令人无限遐想的年代。积雪草

  编辑:唐峥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