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水

企业打假难 困局如何破?

  ■本报记者 段丹晨
  提起制假贩假,人们一定会想起最近成为热点的“河间驴肉造假”事件。在被曝光后,河间政府部门随即发起专项整治行动,并将之上升到“维护河间驴肉火烧品牌”的高度。事实上,防水行业制假贩假的规模、种类以及可能造成的恶劣影响都并不亚于驴肉等食品造假,但关注度却不高。

  多年来,防水企业在打击制假贩假方面付出很多,不但对举报人予以鼓励,更成立了专门的维权部门专门负责制假贩假以及侵权等行为的处置。但企业力量有限,虽然在打假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却仍面临不少难处。

  假冒伪劣防水材料的生产与销售,实际上关乎千家万户。因此,应当多方出击,共同努力,让假冒伪劣产品彻底在市场上消失。

  生产领域:材料造假难追根溯源

  据统计,我国拥有生产许可证的防水材料生产企业有1000余家,仅占行业内企业数量的三分之一。换言之,业内存在大量无证生产企业,而其中又大多是依赖制造假冒伪劣防水材料来维持生存。

  不少防水卷材小作坊或隐匿于民居,或是隐藏在田间地头,通过十几万甚至更低就可以购置的设备以及废胶粉、废机油等回收料大肆进行生产和加工。而一些有证的企业,或是为了得到更高的利润,或是受形势所迫,也暗自生产一些劣质“非标”产品。这就使得市场上大量充斥着假冒仿劣防水材料。

  “由于受到国家环保的相关要求,防水卷材加工的无证小作坊和不达标的工厂都是偷偷摸摸的贴牌加工生产,白天停产、夜里开工、订单式生产,还有一些做品牌的企业在订单不饱和等情况下也隐秘贴牌加工,违法证据很难固定。卷材制假高发区主要集中在山东、河北、湖北、江苏、浙江等建筑防水生产企业较多的省份。”

  防水涂料的造假窝点通常被安置在城乡结合部或是村中民宅,一台搅拌机、一个打码机、一个封口机,加上简单的水泥、胶水等原材料,就可以进行涂料的造假生产。记者也曾跟随工商管理部门有关人员去到防水涂料造假窝点,虽然该处当日未曾生产,但空气中仍弥漫着刺鼻的味道,用于生产的设备、原料亦十分简陋。

  “防水涂料的窝点主要集中在武汉、西安、上海、北京周边,通过物流辐射到全国各地,2017年度我们公司的打假人员配合相关政府部门,已经在上述地区查处7个造假窝点。”一位不愿具名的防水企业打假工作人员说。

  记者接触过的几家防水企业打假工作人员曾表示,他们在接到举报或是发现在市场上发现假冒伪劣产品端倪后,会根据现有的线索去进行追踪调查。“我们跟踪的时候必须要小心,不能被人家发现。一旦打草惊蛇,工商部门去查处的时候很容易扑空。”

  为了调查假冒伪劣产品的来源,企业负责打假工作的人员全国各地跑,有时过节也不能回家,但对于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比假冒伪劣生产的窝点被查抄更令人开心。虽然企业在打假上付出了不少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但假冒伪劣产品仍旧被大量生产。一位企业的打假负责人表示,“由于制假贩假生产加工门槛、违法成本低,利益诱人,行政查处后,大多都另起炉灶,继续干。而我们企业要想追根溯源,却是难上加难。”

  流通领域:售假用假处罚不同

  事实上,由于造假窝点难寻,企业的打假人员大多是在流通环节发现假冒伪劣防水材料有关线索。一般是通过对项目工地的合同量和施工量比较以及销售人员对价格的预判,施工量误差大或者相对价格较低的,使用假冒伪劣产品的几率会大大增加。不少企业对这类项目进行了重点关注并安排定期的巡查,做好防范工作。

  据悉,工程市场80%以上用假人员均为防水分包商,工程市场大都是趁天黑突击干活,真假混用,假冒伪劣产品一旦使用后证明力较低,还有一些是用假冒或者“三无”防水材料替换正品防水卷材,以次充好。另外,涉假人员现阶段都已经懂得控制违法成本,采用了蚂蚁搬家模式少量多次的导入工地并尽快进行施工,使得处罚时达不到量刑的标准。

  一位多年来从事打假工作的人士说,“对于工地上面已经使用的假冒防水卷材,投诉到相应执法部门,处理的效果不尽相同:有的执法部门对于已经使用的假冒防水卷材不予受理,还有在行政查处过程中对涉假数量和涉假案值的确定上发生争议;也有通过对用假者的追查,挖出背后的售假犯罪嫌疑人,最终实现了对售假者刑事责任的追究的案例,甚至有揪出了整个生产、销售、使用环节的各个犯罪嫌疑人,分别追究了刑事责任的案件。”

  “像是2016年5月我们就接到举报:在河南固始县一处工地发现标注我们商标的假冒防水卷材。我们向当地公安机关举报后,随即展开立案调查。公安机关在现场库房发现了155卷假冒卷材,工地存放86卷假冒卷材,测量现场施工所使用的防水卷材面积为2997.545平米(约合计300卷),总计543卷假冒防水卷材。2017年5月,这个案件作出刑事判决,生产、销售和使用假冒卷材的四名犯罪嫌疑人为了牟取非法利益,销售以假充真,以次充好的产品,均构成销售伪劣产品罪,且系共同犯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据了解,这是打假工作中比较重大,也比较成功的案例。

  防水涂料在流通领域打假则出现了新情况。由于电商和物流业的发展,很多假冒伪劣产品直接到达终端消费者的手里,经销店面越来越难发现假冒伪劣产品的直接销售证据,而防水公司接到消费者投诉和真伪鉴别的咨询却逐年呈现上升趋势。这不但给企业获取相关证据、工商等部门处置造成难度,更为家庭装修埋下渗漏的隐患。

  深切呼吁:各方携手打击假冒伪劣

  一旦发生渗漏,不但会给人们的工作、生活带来不便,更有可能对生产企业的声誉、建筑的寿命和安全产生不良影响。正因如此,品牌防水企业近年来都在打击假冒伪劣产品、商标侵权维权等方面下大力气。但仅仅依靠企业一方行动是不够的,只有多方携手,才能让假冒伪劣产品在市场上消失,维护市场秩序,保证行业发展的质量和水平。

  “假冒伪劣是多年来影响防水质量提升的顽疾。品牌企业深受假冒伪劣之害,希望可以充分地动员、组织和调动全社会的力量和资源,包括理论界、司法界、新闻界、企业界以及专业机构、广大消费者,形成良好的舆论氛围和良性的产业链条,尤其质检总局加大打假力度,持续净化市场环境,起到警钟长鸣的作用,让社会放心购买品牌产品,让涉假人员不敢用假、售假、制假,持续不断将建筑防水质量的提升工作进行到底。”有业内人士表示。

  虽然“质检利剑”以及工商管理部门的行动在打击制假贩假、无证生产等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但由于部分造假人员十分狡猾,他们通常将生产窝点安置在城乡结合部,或是村中民宅,不办理任何证照,且生产与仓储不在同一地点。通过这种方式,给企业打假和有关部门增加查处难度,同时达到规避行政和刑事处罚的目的。这也使得查抄后时常因为相关产品生产、销售的金额调查、查证困难而草草以行政处罚收场。由于主谋没有得到严厉惩罚,依旧肆无忌惮进行制假贩假,假冒伪劣产品依旧在市场上横行。因此,要想让打击假冒伪劣工作更顺利的进行,就必须要建立并完善有关法律法规,加大对违法行为,特别是多次违法的惩处力度,增加制假贩假违法成本,让制假贩假者恐惧,才能根本上解决假冒伪劣产品带来的质量问题。

  行业协会也应对制假贩假始终保持高度关注,积极配合政府有关部门以及企业进行举报和处置。另一方面,对于因缺乏资金、技术、品牌等进行伪造、仿冒等行为的企业,协会应当给予引导,帮助其提升认识和实力,积极转型升级,进而不断压缩假冒伪劣产品在市场上的份额,引导行业向新向好。

  企业的打假行动也不能停下脚步。企业工作人员对于自家产品的情况最为了解,能够较快的分辨出正品和假冒伪劣产品间的区别,及时地发现制假贩假的线索,上报给工商、质检等有关部门,有的放矢地打击假冒伪劣产品,保护企业在市场上的口碑与形象。

  同样地,媒体也应加大有关防水材料相关知识的科普以及违法企业的曝光力度,在转变消费观念的同时,让消费者不至于被一些无良经销人员所蒙蔽,成为假冒伪劣产品的使用者和受害者,让假冒伪劣产品失去生存空间。

  (编辑:李秋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