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无视政策!跨区域水泥产能置换之乱象!

  跨省开展产能置换,熟料产能到底是增是减

  近日,浙江省经信委连续两天分别公布了浙江青龙山建材有限公司和浙江金首水泥有限公司熟料产能出让公告,而产能受让企业均为景谷红狮水泥有限公司。水泥人网经过调查发现,杭州市经信委印发的《杭州市“十三五”淘汰落后和过剩产能规划》文件中萧山金首水泥(即浙江金首水泥)已于“十二五”期间被关停。

  根据《钢铁水泥玻璃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第六条规定,用于建设项目置换的产能,应当为2018年1月1日以后在省级工业和信息化主管部门(以下简称省级主管部门)门户网上公告关停退出的产能。如果按此规定,浙江金首水泥的指标是不能置换给景谷红狮作为产能置换的。但是浙江经信委却认定此次置换是成立的,这其中的原由就不得而知了。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景谷红狮水泥的今生前世:

  景谷项目是云南省工信委于2012年11月核准给原云南景谷泰毓建材有限公司的,核准文号为云工信技创〔2012〕1032号。景谷项目原技改方案是拆除云南景谷泰毓建材有限公司日产1000吨旋窑水泥生产线并新建日产3000吨新型水泥生产线,但由于资金不足及股权变动等问题,其原1000吨生产线直到2014年12月方进行拆除工作,而新建日产3000吨新型水泥生产线项目实际上一直停滞,并未动工建设。2015年2月,景谷泰毓建材有限公司与浙江红狮水泥股份有限公司合作,重组整合成立“景谷红狮水泥有限公司”承担该项目建设工作。

  按照《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印发钢铁水泥玻璃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的通知》(工信部原[2017]337号)文件规定,位于其他非环境敏感地区的新建项目,每建设1吨产能须关停退出1.25吨产能。景谷项目设计产能为3000t/d,需要至少3750t/d产能用于产能置换。景谷红狮水泥有限公司日产3000吨的熟料项目,除以上跨省置换的两条合计3500t/d熟料生产线外,原有1000t/d熟料生产线一条,共计退出产能4500t/d。退出产能为新建产能的1.5倍,为减量置换项目。
  但实际上,根据水泥人网调查,浙江金首水泥日产2500t/d熟料生产线早在“十二五”期间已经关闭淘汰,在2016年杭州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印发的《十三五杭州市淘汰落后产能规划》中,已将关停金首水泥2500t/d生产线作为“十二五”期间淘汰落后的成绩公示出来。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印发钢铁水泥玻璃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的通知》(工信部原[2017]337号)文件规定,用于建设项目置换的产能,应当为2018年1月1日以后在省级工业和信息化主管部门(以下简称省级主管部门)门户网上公告关停退出的产能。景谷红狮的置换方案,用已经淘汰的产能用作置换指标,明显是与国家新出台减量产能置换实施办法去产能的初衷相违背,甚至陷入产能越置换越多的恶性循环。另一方面,按照该置换方案,浙江省区域将淘汰掉3500t/d的熟料产能,云南区域的水泥市场将新增一条日产3000吨的熟料生产线,如此跨省置换是否减轻了浙江的负重而加重了云南的过剩?是否因此提高浙江区域的水泥价格,而令云南的水泥价格一落千丈?
  违规开展产能置换,云南已非首次

  实际上,不仅是浙江省公示的产能出让公告存在问题和疑点,云南省自2017年以来公示的多项产能置换公告均存在同样的问题。

  2017年8月18日,云南省人民政府官方网站公示了《云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公告》(2017年第7号)文件,公告了保山海螺水泥有限责任公司日产4500吨水泥熟料等5个建设项目产能置换方案。在《关于促进建材工业稳增长调结构增效益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6】34号)文件中明确规定:“2017年底前,暂停实际控制人不同的企业间的水泥熟料、平板玻璃产能置换”。但是在《云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公告》(2017年第7号)文中,没有明确反映出5个在建项目与27个置换淘汰项目是否是同一实际控制人。实际上,27个置换淘汰项目中仅有7个项目与在建项目是同一实际控制人,其余置换淘汰项目与在建项目均不属于同一实际控制人,严重违背了国办发【2016】34号文件精神;

  在《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印发部分产能严重过剩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的通知》(工信部产业【2015】127号)文件中明确规定:“已超过国家明令淘汰期限的落后产能,不得用于产能置换”。根据《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1年本)(修正)》有关内容,窑径3米及以上水泥机立窑属于淘汰类工艺,应于2012年底前完成淘汰。但是在《云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公告》(2017年第7号)文中,27个置换淘汰项目中有11个项目是机立窑(涉及产能102万吨)。云南省不仅没有按国家要求时间(2012年前)将11条机立窑淘汰,反而将这部分淘汰产能作为产能置换指标进行置换。这一做法不仅在实质上造成了云南省水泥熟料产能的新增,还严重违背了国办发【2016】34号、工信部产业【2015】127号等文件精神;

  《云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公告(2017年第7号)》文中,27个置换淘汰项目中有7个项目实际产能与核定产能不一致,云南省核定产能比实际产能高35.5万吨。其中,昌宁映山水泥有限责任公司项目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告》(2015年第59号)中核定产能为25万吨,但云南省核定产能为30万吨。三象通用水泥有限责任公司项目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告》(2015年第59号)中核定产能为10万吨,但云南省核定产能为12万吨。龙陵县水泥厂项目实际产能为10万吨,但云南省核定产能为13.5万吨。云南博文科技实业股份公司Φ2.8/2.5×40m小干法旋窑实际产能为10万吨、云南省核定产能为20.25万吨,Φ3/2.5×40m小干法旋窑实际产能为12万吨、云南省核定产能为20.25万吨,Φ2.5×40m小干法旋窑实际产能为10万吨、云南省核定产能为13.5万吨。凤庆县习谦水泥有限责任公司项目实际产能为15万吨,云南省核定产能为18万吨。因此,《云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公告》(2017年第7号)文公告的产能置换方案不是等量置换,违背了《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印发部分产能严重过剩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的通知》(工信部产业【2015】127号)文件要求。

  类似此类用不属于同一实际控制人,用国家明令淘汰的立窑进行产能置换,用不符合产能置换规定的产能进行置换,夸大淘汰项目产能指标等问题,在云南省工信委随后公示的《云南省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公告(第19号)》公告中也均有涉及。通过以上产能置换,云南省共有8个违规在建项目获得产能置换指标,涉及违规产能共810万吨。如此置换名为“等量”,实质上在变相新增。

  云南水泥熟料产能违规新增或为全国之最
  实际上,云南省违规新增水泥熟料产能在行业内已不再是“新闻”,自2009年以来,云南省在全国禁止新增产能的大背景下屡屡做出让人“瞠目结舌”的举动。从2009年起至今,云南水泥熟料产能总量已经从5402万吨迅猛增加至9852万吨,产能增长了近一倍。
  早在2009年,国家就出台了《国务院批转发展改革委等部门关于抑制部分行业产能过剩和重复建设引导产业健康发展若干意见的通知》(国发〔2009〕38号)文件,文中明确要求:“严格控制新增水泥产能,执行等量淘汰落后产能的原则,对2009年9月30日前尚未开工水泥项目一律暂停建设并进行一次认真清理,对不符合上述原则的项目严禁开工建设”。但是在文件出台后,云南省工信委没有执行国务院的规定,反而在几个月内密集急审批通过了20余条未经国家工信部确认的违规水泥生产线,造成云南省水泥熟料产能第一次井喷式增长。经统计,2009年至2012年云南省新上水泥熟料生产线达49条,新增熟料产能近4000万吨。49条生产线中,2000吨/日规模以下的有5条,熟料产能223万吨;2000-3999吨/日规模生产线40条,熟料产能3147万吨;4000吨/日以上规模生产线4条,熟料产能589万吨。但2012年云南省水泥产量仅7794万吨,产能却已达1.1亿,供给已经超出市场需求。
  云南水泥熟料产能已经严重过剩不仅是云南众多水泥企业的共识,更是连云南省相关部门都无法辩驳的事实。由于产能严重过剩,导致云南水泥市场价格一直低于全国水平,行业利润维持在较低水平。据国家统计局统计,云南水泥行业利润在2013年达到最高点,随后连续2年持续下滑,年均下降61.7%。2013年水泥行业实现利润11.3亿元,单位产品平均获利12.5元/吨。2014年水泥行业实现利润7.6亿元,单位产品平均获利8元/吨。2015年全国单位水泥产品平均利润同比下降58%,云南下降幅度高于全国水平21个百分点,云南水泥行业出现全面亏损。截至2016年底,全省水泥熟料产能9688万吨,水泥熟料实际产量7520万吨万吨,水泥产能12457万吨,水泥实际产量10963万吨,产能发挥率为77%。截至2017年底,全省生产水泥熟料7884万吨,增长4.8%;生产水泥11293万吨,增长3%;虽然近两年对比2015年情况有所好转,但总体产能过剩的事实在短期内无法改变。
  在《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展改革委关于印发水泥行业部分项目处理意见的通知》(工信部联原[2016]118号)文中,云南省被国家工信部点名的违规水泥熟料建设项目已多达34项,涉及的违规产能近3000多万吨,是全国省份违规产能最多的一个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