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

从高铁桥梁说到水泥产业

  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
  编者的话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近日为本报撰写了《从高铁桥梁说到水泥产业》一文,结合自己的亲历,述说了我国水泥工业的发展历程。作者文中说“全是凭自己的记忆”所述,但字里行间,所记所述,饱含了对水泥产业巨大发展的肯定,对祖国经济所作贡献的褒扬,也有对水泥产业未来发展的期许。正如作者所言:“我国巨大的建设规模必须有水泥来保障”“有能够适应经济快速发展的基础工业,这是我们国家的优势”。
  本报今日特原文刊发,以飨读者。
  清明假期期间,我特别想去近距离看一下高铁,拍一些照片。
  当我来到一座高铁桥梁的桥墩下时,远看并不特别让我震撼的桥墩竟然如此硕大无比!我站在下面显得非常渺小,一座座这样的桥墩延伸跨过了河流。
  这时候我脑子里想到的反而不是高铁了,而是这样一座座桥梁和硕大无比的桥墩需要多少水泥和钢筋啊!这些年我们建了那么多的高速公路和高铁,建了那么多的水库和水电站大坝、机场港口,还有城市里拔地而起的一座座高楼大厦,这得消耗多少水泥和钢筋啊?
  我计算了一下,从1991年至2018年的27年间,我国共有350亿吨水泥用于建设。如果没有水泥供应的保证,我们也就不可能取得如此大的建设成就。
  现在,水泥作为一个普通的工业门类,而且还是一个高耗能、有污染的产业,除了讲淘汰落后产能,已很少被人提起了。在讲大国重器和经济发展成就时几乎没有提到过水泥。
  其实就像粮食一样,虽然有了那么多的高新技术产业出现,人还是离不开吃饭一样,在经济建设领域,还是始终离不开水泥、钢铁这样的基础原材料工业。
  我1991年从机械电子局调到国家计委投资司任原材料和加工工业处处长才开始接触水泥行业。那时候有冀东水泥厂、柳州水泥厂、江南水泥厂、耀县水泥厂等为数不多的几个大水泥厂。
  所谓大,也就是拥有1000吨水泥熟料的生产线,鲜有日产1500吨,甚至于3000吨的水泥熟料生产线,其余大多数是立窑的小水泥厂。所以那时候我经手办理的几个大的水泥建设项目也就是靠引进设备建设日产1500吨的水泥厂,最大的也不过是日产3000吨的生产线,年产七八十万吨左右。一个大的利用外资项目是安徽铜陵水泥厂,利用世界银行贷款,大约是日产2500吨~3000吨的生产线,年产150万吨,应该是最大的水泥厂了。
  那时候水泥生产设备主要是从丹麦史密斯公司和德国洪堡公司进口。为什么水泥生产设备要从国外进口?因为那时候我们机械工业也没有能力制造水泥回转窑上的硬齿面大齿轮,那需要大的齿轮磨床,我们还没有,所以只能生产软齿面的齿轮,磨损很快。还有大型的变速箱我们也制造不了。
  铜陵水泥厂建成后,应该是当时我们国内最先进的水泥制造厂了,可是经济效益却还不了世界银行的贷款。因为开始时,我们国家的汇率体制是1美元兑换固定的2.8元人民币。后来汇率体制发生了变化,一美元兑换8元人民币,铜陵水泥厂还不了债了。后来铜陵水泥厂被安徽海螺水泥厂兼并,成了海螺水泥集团的骨干企业。
  那时候还有一些是由外资来投资建设的水泥厂。例如大连的小野田水泥厂、山东烟台的三菱水泥厂,还有在江苏由台资投资的远东水泥厂等。那段时间还审批了冀东水泥厂、长春双阳水泥厂、新疆天山水泥厂、海南昌江水泥厂、湖北的新华水泥厂、广西河池水泥厂,还有葛州坝水泥厂,专门生产大坝水泥,但规模也大体是日产1500吨到3000吨的水泥生产线。
  欣喜的是,当年建设的这些水泥厂几经改造、扩建、兼并,都成了雄踞一方的水泥集团:海螺集团成了全国最大的水泥生产企业之一,双阳水泥、天山水泥也都分别成了东北地区、新疆地区的水泥生产集团。后来韩国大宇要在山东建设一个日产8000吨熟料的水泥生产厂,开始我一听吓了一跳,有这么大规模的生产企业!马上同意让他来建,我们可以找到差距,学习他们的先进技术。现在海螺集团和其他一些大的水泥企业都有了日产万吨级以上的水泥熟料生产线,并且装备完全可以国产化了。
  随着投融资体制改革的深入,水泥项目早就不需要国家发改委来审批了。1991年我国水泥年产量2.53亿吨,而2018年产量己经达到23.38亿吨,说来时间并不久远,20多年的时间,一个水泥行业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从一个行业也反映出我国工业的进步。
  上世纪90年代初的水泥厂完全没有回转窑余热的回收装置,能源浪费了。现在大型的回转窑用上了余热发电装置。
  那时水泥的包装主要是靠牛皮袋袋装,使用时要把牛皮袋弄破了,既浪费,效率也不高。后来逐渐推广了散装水泥运输,有了散装水泥运输车和运输船。
  那时的水泥厂是废弃物产生的地方,现在许多水泥厂和地方政府合作,可以帮助地方消纳固体废弃物。就是把废弃物放在高温的水泥回转窑中焚烧。
  以海南省洋浦的印度尼西亚金光集团造纸厂为例,造纸厂产生的泥沙枝桠树皮送到附近的天涯水泥厂去消纳掉,双方签订了协议。由于水泥回转窑中的温度高,消纳废弃物的效果很好,甚至于还可以消纳水泥厂所在地区的液体废弃物,把液体废弃物喷入回转窑中焚烧掉。当年北京市要在昌平上一个水泥厂,该不该在北京建一个水泥厂争议很大。后来是一条理由使主管部门同意了北京水泥厂建设,就是石景山发电厂和钢铁厂的粉煤灰和废渣倾倒在永定河河道里,影响了永定河行洪。建水泥厂用槽车把石景山发电厂的粉煤灰拉到水泥厂里,变成了水泥的原料,起到了消纳固体废弃物的作用,这才同意了建设北京水泥厂。
  水泥厂不仅规模大了,各项技术和环保措施也有了长足的进步。水泥曾经是我国的出口产品,2006年出口高峰时曾经年出口3612万吨。但是有意思的是在2018年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当年净进口459万吨,我国从水泥出口国变成了水泥进口国。由于产业结构调整,我国大力整顿小水泥厂,这几年水泥的产量没有增加,还有所减少,所以成了水泥进口国。
  这也说明我国巨大的建设规模必须有水泥来保障。这也使我想到现在许多国家,包括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要建设高铁等基础设施。但是如果他们本国没有足够的水泥生产量,要完成他们的建设目标也是很困难的,各工业门类必须协调发展。中国做到了这一点,但许多国家要完成他们的建设目标,可能连水泥都供应不上。这也是中国这么多年来奋斗的成果。我们建立起了门类齐全的工业基础,有能够适应经济快速发展的基础工业,这是我们国家的优势。
  本来我是要去看高铁的,但是看到高铁桥梁的巨大水泥墩子有感而发,说到了水泥产业。由于手头没有任何资料,完全是凭我自己的记忆,有谬误之处欢迎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