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专栏

发展“瓶颈”待突破

  记者陈晨
  2016年,对于我国建筑垃圾资源化来说,是从冷落到焦点、从处置无序到规则构建的一年。这一年,建筑垃圾资源化收获了不少惊喜,全国两会提案、各地政策出台、行业规范条件征求意见等。但同时我们也看到,建筑垃圾处置不当造成的恶性事件频频发生,2017年,建筑垃圾资源化依旧面临挑战和压力,未来之路,依旧任重而道远。
  总体利用率仍低
  当前我国正处于城镇化、工业化快速发展阶段,基础设施和房地产等各类建筑项目遍地开花。
  据统计,每1万平方米建筑的施工过程中,会产生建筑垃圾500吨~600吨,而拆除1万平方米旧建筑,将产生7000吨~1.2万吨建筑垃圾。
  我国建筑垃圾数量已占到城市垃圾总量的30%~40%。据保守估计,未来10年,我国平均每年将产生15亿吨以上的建筑垃圾。数量如此之大的建筑垃圾为人们的生活带来了诸多不便,“垃圾围城”不断给人们敲响警钟,如今已经成为了全社会关注的大事,建筑垃圾资源化处理也提上了日程。
  然而实际情况是,我国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率不高,目前全国再生利用率不足5%,低于欧盟(90%)、美国(80%)、日本(97%)。目前我国建筑垃圾的处置方式大部分还是简单的填埋处理,虽然北京、上海和深圳等城市在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方面工作开展得相对较早,并取得一定的突破,但资源化利用率也在10%以下。
  全国仅有几十家相对专业的企业进行建筑垃圾的资源化处理,但大部分生产的还都是建筑垃圾再生砖,其产量不高,质量不稳定,应用工程有限。摆在我们面前的尴尬现实依旧是:一方面,因建筑垃圾被随意处置或简单填埋,占用大量土地又污染环境,破坏土壤结构、造成地表沉降等问题;而另一方面,有处置能力的建筑垃圾再生企业却因选址落地难、缺乏建筑垃圾原材料、产品销不动、企业没效益,面临生存窘境。
  污染环境 危害社会
  目前我国建筑垃圾主要的处理方法主要有堆放、填埋、回填和资源化利用等。人们往往将城市周边的低洼地或山谷当成建筑垃圾暂时堆放地点,条件成熟后再将其运到填埋处理厂或直接就让建筑垃圾堆放于此;此外,还有一些是由政府批准的垃圾填埋场,垃圾产生后由其产生者请建筑垃圾运输公司将建筑垃圾运输到填埋场进行填埋;更有一部分建筑垃圾是被直接回填利用在场地平整、道路路基、洼地填充等。值得关注的是,当前由于条件的制约或是利益驱使,更多建筑垃圾在不加任何处理的情况下随意堆放在某处,建筑垃圾随意倾倒问题严重。
  2015年末发生的深圳渣土滑坡事故加快了我国建筑垃圾资源化处置的步伐。2016年,建筑垃圾处置情况依然不容乐观,出现了多起建筑垃圾随意倾倒的恶性事件。
  2016年5月,“海南千吨建筑垃圾入侵万泉河事件”,上千吨建筑垃圾被推土机推进海南省琼海市万泉河中,把河床填高10多米。
  2016年7月,“太湖垃圾倾倒事件”。约2万吨来自上海的垃圾,被偷运、倾倒至苏州太湖西山岛。
  相关数据显示,到2020年左右,我国建筑垃圾产生量可能将达到峰值,大量的建筑垃圾无法妥善处置。建筑垃圾已经大规模挤压人类生存环境,建筑垃圾资源化势在必行。
  发展“瓶颈”待突破
  2016年,建筑垃圾资源化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特别是“两会”上全国政协新闻出版界的部分委员联名提议“加快推进建筑垃圾100%资源化产业发展”,但建筑垃圾资源化依旧进展缓慢,面临发展瓶颈,主要有以下方面。
  一是政策法规尚待落地。在各界人士的关注、关心、关切之下,2016一年间,各地对建筑垃圾处理的重视程度不断提高,资源化推进的力度不断加大,国家有关部门也对建筑垃圾资源化作出相应的规范,如:国务院印发《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强调对建筑垃圾进行资源化处置,开展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示范工作;工业和信息化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起草了《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行业规范条件》《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行业规范条件公告管理办法》;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公布“关于发布行业产品标准《建筑垃圾再生骨料实心砖》的公告”。
  全国所有的一线城市、大多数的二线城市都在建筑垃圾处理方面完善了制度或采取了切实可行的措施。《上海市建筑垃圾处理管理规定(草案)》《天津市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管理办法》《成都市建筑垃圾资源化利用扶持政策》;哈尔滨市的《全市建筑垃圾违法违章排放百日集中整治工作实施方案》;贵州省政府办公厅下发《关于加强建筑垃圾管理促进资源化利用的通知》;西安加强建筑垃圾治理的“七个到位”。
  2016年,围绕建筑垃圾处置,相关法规和政策不断推出,令人应接不暇,可以说,建筑垃圾处置已经在全国编织成基本全覆盖的“制度网络”。
  然而,无论是从国家层面还是地方层面,建筑垃圾资源化的政策法规还尚待具体落地实施,细则还有待具体细化。目前还存在着对建筑垃圾处置不当违法成本较低、相关惩罚措施不够具体等问题。对于建筑垃圾资源化的问题,政策法规是基础,但只有真正的把政策法规落实到实处,真正细化具体落实措施,才能真正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快速推进建筑垃圾资源化发展进程。
  二是监管力度有待提升。有法可依,执法也要必严。我国的建筑垃圾处置行业已慢慢规范,但是在后期监督上仍然存在问题,需要相关部门执法力度不断加大。
  一些城市管理政策体系很完整,对于不同的排放主体、排放标准也都做了相应强制要求,但是在落实和监督环节执行不到位。比如,有些工地离建筑垃圾处置场比较远,运输成本高,因此他们不愿将建筑垃圾送到定点单位处置,而是随意丢弃在路边、干涸的河道等地点。而且这种乱倒的现象基本发生在凌晨,此时监管人员较少,加上运输人员往往逃避,所以很难管理。
  建筑垃圾资源化不仅要在前期需要政府多引导,发挥政府的牵头作用,还要通过行政手段把建筑垃圾运到垃圾处理厂,落实税收、补贴、处置费用等政策,支持建筑垃圾处理企业更好发展;同时在土地、规划、特许经营权等方面与生活垃圾、污水处理给予同等政策,并且要做好后期的监督与管理。
  三是多部门协调管理有待加强。对于建筑垃圾处置行业管理,从上至下涉及住建、城管、市容、发改、工信、环卫、交通、公安和土地等近10个政府部门。这样的多部门分头管理会出现诸多问题,如:各部门在管理时只专注各自领域,一些存在交叉管理的领域会遗漏;各部门被赋予的管理权力有限,监管责任人确定模糊;整体统筹规划不足,各部门只关注职责领域。
  四是产品市场推广路径有待进一步拓展。相比前几年无人问津,2016年行业中的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发展,但是仍存在市场前期没有建设好、投入资金大、产品接受程度不高等问题。
  2016年,建筑垃圾资源化受到广泛关注。但广大群众对建筑垃圾的认识还是不足。由于建筑垃圾的惰性特征,很多人依然认为建筑垃圾对于人体的危害极小,忽视其对土壤、空气、水源等产生的不利影响。
  这一年,各地方政府出台相关建筑垃圾处置的政策法规,然而建筑垃圾资源化依然处在探索阶段,传统如填埋、堆放、造景等处置方式依旧是主要处置模式,推广资源化利用工作的配套政策与监管环节存在着多重制约,建筑垃圾进行资源化处置的成本相对较高,重视短期回报的企业家和投资者望而却步,“资源化”并非一帆风顺。
  2016年,北京联绿技术有限责任公司成为工信部“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工业资源综合利用产业协同发展示范工程项目”中唯一一个建筑垃圾资源化项目,这说明工信部对建筑垃圾资源化的重视。但全国更多的建筑垃圾资源化企业存在政策支持不足、缺乏资金、产品资金投入过大、建筑垃圾原料收集困难、产品销售渠道受阻等问题,整体发展进程相对缓慢。

  总之,2016年是建筑垃圾资源化的“上升期”,但依旧面临很多困难和挑战。

(责编:幸璐)